首頁 > 資訊 > 視野 >

重返:回歸到治病救人的真正本質 9958愛心專家黃文彥專訪

發布時間:2021-10-04 09:21:28來源:
十億年前,宇宙賦予我們生命。十億年后,我們關于生命的探索尚未停止。坦言,如果以人的壽命作為時間長河的度量單位,我們不過就像是夜空一閃而過的流星,微渺的光芒倏忽便消失于宇宙之中。然生命之廣博,并不在其長度。距今幾千年前,蘇格拉底就有一句箴言:“認識你自己。”如此,漫漫人生路,上下求索中,或許我們方能悟得關于生命的一些啟迪。對黃文彥來說,自1988年開啟的從醫之旅,同樣貫穿了他人生的求索之路。

理解病患的心

一個病人走出門診室后,緊接著,下一個病人走了進來。

黃文彥的視線離開電腦屏幕,對剛剛坐下的一位抱著孩子的年輕母親微笑,扶了一下眼鏡,開始查看遞上前來的檢查報告單。

為了更舒服地抱著孩子,年輕母親將手機輕輕放在了面前的桌上,紅色的手機殼上有四個顯眼的大字:好事發生。

好事發生,這大概是每一個帶著孩子來到醫院看病的父母,心中都懷有的一份簡單期待:希望孩子疾病痊愈,身體恢復健康。

這么多年,看過了不知道多少個孩子,也接觸過不知多少個家庭,黃文彥作為醫生,自然明白每一個家長的心。

 

因此,每次出門診的時候,無論是面對家長還是孩子,他總是親切地與他們交流,在了解孩子病情的同時,也會讓家長感到安心。

半天的門診下來,黃文彥常常能看20多個病人。其中,有的人是慕名而來,有的是一直跟著他看病的老病人,也有尋常掛診的。

其中,有一對年輕的夫妻,在找到黃文彥之前,已經帶著三歲的兒子在半年里輾轉了三家醫院看病,病癥疑似一種遺傳性腎臟病,但是一直無法明確診斷。

最終,得知黃文彥是兒童腎臟病的專家之后慕名來到了上海市兒童醫院腎臟風濕科。當天,走進門診室的時候,母親抱著孩子,神色尚比較平和。

黃文彥接過檢查報告單之后,仔細地看了看相關的指標,問了一些問題,最終輕松地露出了笑臉:“恭喜你們,放心啦,不需要吃藥。”

 

聽了黃文彥的話,那位年輕的母親有點難以置信,但也松了一口氣:“這段時間我們都擔心壞了。”

“結果是好的,就不要再緊張啦。”黃文彥安慰道。

最后,母親牽著孩子的手走出門診室,三歲的兒子嘴里說了一句:“媽媽抱。”那位母親蹲下身將孩子摟進懷里的時候,卻忍不住哭了。

這一幕,黃文彥看到之后欣慰地笑了,他知道,那個媽媽的眼淚是因為喜極而泣。

怎樣才算好醫生

1983年,黃文彥考入了南京醫科大學兒科醫學系,自那時選擇醫學,他就將其作為了自己一輩子要堅持的事業。

多年過去,黃文彥在兒童原發性和繼發性腎臟疾病、風濕免疫性疾病的醫學研究與臨床治療領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他始終都保持著一份空杯心態。

“學醫的人一定要不斷去提高自己,因為你越是深入就越會發現:醫學是無窮盡的。就算你再怎么厲害,還是會遇到一些無法解決的事情,無法解釋的事情。

就比如說,為什么有些病我們診斷不出來,明明就看到孩子的情況越來越不好,為什么沒有辦法去解決它?所以一定要有這種警醒的意識,不斷督促自己去進步。”

 

在黃文彥的心中,醫生大致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醫學家,是把醫學當作一生的事業去做的醫生;第二類,他們把醫生當作一個職業,把任務完成好的同時也保有一份敬業精神,但是缺乏探索性;第三類,就更平常一些,按時上下班,按部就班把該做的事情做了,其他都不太關心。

他也常常會想這樣一件事:對于病人來說,什么樣的醫生才是最好的?看病的人應該怎么去選擇醫生?通過搜百度嗎?或是看頭銜?應該不是這樣的。后來他想,大概適合病人自己的醫生,就是最好的:一方面,作為醫生來說,一定要專業;作為病人來說,既然選擇了就要去相信。

“所以什么樣才是一個好醫生,我個人覺得就是一個適合的、敬業的、一個能把病看好的醫生就是好醫生,如果說你把醫學當成自己的事業去做,那就是一個醫學家。但做醫生也好做什么也好,應該是自己始終如一做下去,至于做成什么樣子,是沒辦法自己去衡量的。”

一直以來,上海市兒童醫院腎臟風濕科都秉持一個理念:要追求看對每一個病人,而不是看好每一個病人。因為通俗意義上來講,把病人看好了不一定就是看對了,但看對了一定是看好了。

 

黃文彥解釋說,這其實是追求一種個體化的治療。盡管是一種理想化的狀態,但是從醫者一定要有這樣的理念,去追求這樣一種境界。

“所以,醫學是需要不斷去攀登的一個領域,醫學這個專業,尤其是兒童醫學,是在探索中不斷發展的,推向一個更精準的治病救人的方向。”

“黃主任是一個特別好的醫生,不僅是在專業上要求我們精益求精,同時對待病人的疾苦也非常理解,在科室也會遇到一些困難的家庭,黃主任就會聯系社會一些公益基金,減輕病人的負擔,作為一名醫生,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上海市兒童醫院兒內科副主任醫師康郁林這樣評價黃文彥。

應該把心靜下來

從八十年代開始做醫生到現在,黃文彥每天照舊是早上七點走進醫院。三十多年,幾乎沒有例外。

從最初的一名小醫生,到現在成為上海市兒童醫院腎臟風濕科的學科帶頭人、科室主任,在這中間,黃文彥見證了兒童醫學發展的同時,也目睹了時代變遷下社會風貌的更迭。

黃文彥覺得,社會是始終在進步的。信息時代下,現代人能夠利用科技、網絡、信息,充分提高人們效率的同時,也提高了人們的生活質量。從醫學的角度來說,各種東西變得越來越規范,越來越先進,這本身是好事情。

但在另一方面,信息時代的發展使得人能夠接觸各種爆炸性知識和信息,并且能在短時間內即時獲取,這就容易導致大家沒有時間去靜下心思考。

 

“每一個社會人們的追求都不一樣,現在大家都比較追求在短時間內能收獲什么,講究即時滿足。大家對人生的規劃也很明確,三年五年內要做什么。目標明確是好事,但是我覺得要靜下心來,踏踏實實去做。就比如說現在人們的敬業精神,和以前比確實是沒有那么強了。”

黃文彥現在回想起自己剛做醫生的那些年,那時候尚沒有電腦,沒有任何電子化產品,也沒有修正液。

當時,醫院的上級讓他們抄醫療手稿,但是年輕人,到了晚上的時候容易犯困,困得犯迷糊的時候,一不小心就抄錯了。但哪怕一個字,一個標點符號錯了也不行,一頁三百字的稿紙,于是只能重新開始抄。抄手稿時,黃文彥最恨的就是,每當快要抄完一頁的時候,一出錯只能撕掉重來。

 

“但也沒覺得有什么。就是從抄手稿開始,我就把各種醫學知識,什么是腎小管,這個是什么細胞,那個是什么組織,搞得清清楚楚。那個時候好像時間都不值錢一樣,但感覺活得很有意義,很有勁兒,每天都有事干,躺下來就能睡得著。”

在黃文彥看來,人的精神狀態與社會環境是息息相關的,人的生存狀況與社會經濟體制也是層層相關聯的,這或許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規律,但從歷史的眼光來看,很多矛盾的解決必然要經歷一個過程。

早些年前的一天晚上,黃文彥半夜醒來想到一個詞,什么詞?——回歸。

那天晚上,黃文彥寫下短短的幾句話:

醫生能不能回歸到治病救人的真正本質?

醫生能不能回歸到不整天看著數據干活?

醫生能不能安定下心干自己該干的事情?

“靜下心來,也定下心來,踏踏實實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覺得無論什么時代,這或許是大家都需要學會的。”

醫患的溝通與信任

一直以來,對醫患關系的理解都是任何一個從醫者無法回避的命題,如何去對待一個患者,通常意味著如何去成為一個醫生。

對于黃文彥來說,關于他自己的第一堂“醫患課”,則影響了他后來整個從醫生涯。

黃文彥邁入醫生行業是在八十年代,那個年代社會經濟條件比較滯后,相應地,醫學發展也比較欠缺,所以有的病人在治療過程中波折較多,也不甚順利。

當時,有一個病人病情很重,經黃文彥治療之后沒有看好,之后那個病人就問黃文彥:“黃醫生,我能不能去其他醫院看看?”

 

盡管就當時的醫療水平來說,采取的治療方案并沒有問題,但在聽了病人的想法后,他很理解。于是,他很誠懇地告訴病人:“完全可以。”之后,黃文彥還將那個病人的病史寫得很詳細,并且告訴他,如果有醫生需要自己推薦,他也可以推薦,如果看不好的話,對方還是可以回到黃文彥這里繼續看。

“那是我第一個道歉的病人,我感到非常抱歉,沒有把他的病看好。”

后來,過了兩年之后,那個病人重新回來找到了黃文彥。黃文彥很驚訝,因為當時他只是一個主治醫師,一個小醫生。

驚訝之余,黃文彥也覺得很感動。為什么病人回來之后只找他,而不是找其他更權威的專家?從那次他就體會到了,充分的溝通與信任在醫患之間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也就是從那之后開始,幾乎每看一個病人,黃文彥都會詳細地了解他們的病情。

 

“所以從那時候開始,我有一個理念,我的病人只要到了PICU,哪怕不治療了,我都要去看他,無論是半夜還是什么時候,我都要去看他。”黃文彥懇切地說。

種種這些都說明,做一個醫生一定要有人文關懷,醫學不是一個單純的自然科學,不是一加一等于,而是一個有哲學有人文的自然科學。

時代更迭,醫患關系也在不斷發生著變化,回想過去,黃文彥記得八十年代的時候,盡管經濟條件較差,但是社會對醫生的尊重和依從都是比較好的,人與人也相互理解,那時候做醫生是很開心的。后來,隨著經濟的發展,醫改不斷推進的同時,有一段時間,醫患關系相對緊張。但回過頭來看,一路走來,醫者在不斷完善自己的同時,社會也需要對于醫生給予一些理解,特別是兒科醫生。

“我與黃主任是從2010年從開始共事的,他是一個工作思路非常清晰的人,把病人都安排得井井有條,對于科室的發展來說,也起到了一個很好地引領作用。他的能力和親和力都是非常強的。”上海市兒童醫院腎臟科護士長陳文健這樣評價黃文彥。

談及公益,在黃文彥看來,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公益都是非常重要的社會資源。隨著社會發展,對著病人的關愛是一種進步,這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社會在進步,醫學在發展,但是醫學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我覺得公益不單單是費用的問題,還有更多層面是精神的問題,給別人一種鼓舞和信心,讓他們有勇氣站起來,這是令人感動的事情。”

 

從醫多年,他見過因為腎臟病生死別離的家庭,見過為了給孩子治療傾家蕩產的一家人.....這期間,每當遇到比較困難的病兒家庭,黃文彥也會竭盡全力為他們尋找公益的幫扶。

因此,為了能夠幫助更多的腎臟病困境患兒,2021年3月,9958上海救助中心與上海市兒童醫院腎臟風濕科共同發起了【“一線腎機”救助計劃】項目,用于0-18歲患有腎臟病兒童的治療。

結語

人生數十載,細數時覺得漫長,回想起來其實不過須臾。

對于黃文彥來說,關于生命與從醫的啟迪,概括起來也不外乎尋常幾個詞、幾句話。

就好比一個十三歲的小男孩評價黃文彥:“一個好玩的人。”

真誠、有趣、從容、寬廣,其實都在其中了。

(文中視頻與圖片均已獲授權。圖文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特邀記者 雅麗

(責編: admin)

我站發布此文目的在于促進信息交流,不存在盈利性目的,此文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不承擔任何責任。部分內容文章及圖片來自互聯網或自媒體,版權歸屬于原作者,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圖表及數據)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未經證實的信息僅供參考,不做任何投資和交易根據,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 free×性护士vidos中国